31 Dec 2009

human touch

had an interesting chat with ms lin after watching avatar (a great movie! btw), about human portraying or adding a human touch to unknown-things or wutever it is that is a protagonist to a story, such as all aliens hv to look or act like human beings in one way or another, and "things" like a sponge, they need to give sponge bob his eyes ears nose mouth hand hand leg leg to make it (or him?) popular.

n ms lin's view on this is that it's hard for human being to relate to something that we can't look into the eyes, such as a blank sheet of blanket. to which i totally agree. n just to test test if others feel the same, below is a little experiment....

hypothesis: humans can related better when there's "human feature" or "human touch" to them

methodology: compare 2 versions of pictures, n u lemme know which one u can "relate" more to....

first a version a...
and now, added slightly a human touch in version b...
which one can u "relate" more to ne? (notice that i used the word "more"...so it's just on a relative scale, not absolute scale)
p.s. i can't, for both :P wahahha

29 Dec 2009

table manner

this idea never came across my mind until i went to cambodia just 2 wks ago, that actually flies, as in the 6-legged insect with wings, have better table manner, and are more polite than many spoiled-技安技蘭look-alike-kids! they waited until we r done b4 they flew to hv their meal.....how *adorable*! (their actions...not their physical appearance!)

22 Dec 2009

my mo liu diary @ okayama 第十六彈

19 - 補習天王

現在想來好像我們那家補習學校沒有些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攞命廣告,最厲害的賣點就只是有native speaker老師授課(譬如我...雖然我自己都知我啲英文唔係話好好...所以咪一早講咗我係誤人子弟囉!)和附送一大堆課本,生字卡和那個會發聲的生字機。又既然native speaker是那麼不可多得的重要資產,那我也姑且宣傳一下已過了期(因為幾乎所有人都離職了),但是於2003年還算是星級的各個補習天王同事們吧!



由左至右...

阿魚: 來自溫哥華
我認識阿魚時才中二,絕對算得上是老朋友了。以我所知,阿魚自小已經立志要成為老師。在日本一役之前,她曾經在廣州做過差不多一年的英文老師,而且在學校也是修讀英文。所以如果說我是去日本玩的話她便是為了將來的事業實習打好基礎了。

憑著其開朗的笑容和性格,阿魚和同學仔們相處得非常融洽。好些小朋友之後也有給她寄信和電郵(我教的孩子比較lo-tech,只有寄信的...), 她甚至一度考慮過要否為與孩子們建立了的關係而延長合約!

還有就是有能耐和我一起住了8個月而沒有想要打我(又或者是她在充分克制自己?)。也不是說我自己難相處(要給自己留些面子),只是和不是親人的人一起同屋共主長達8個月之久,的確是需要不斷地互相遷就和忍讓啦。所以在這方面我和阿魚都做得不錯!哈~還有還有,就是阿魚和我一般饞嘴。我們經常夜半三更嚷著肚餓(其實只是口痕),然後又要怕那些聚在街口便利店門外的小混混,但最後還是騎著腳踏車到便利店買關東煮一滿口腹之慾。

...根本所有chapters都是圍繞我,唔講lu, Next!

阿比: 來自溫哥華
阿比和阿魚相識於微時(I mean 真係得幾歲嗰啲),而我認識阿比時已經是高中了。她的成績好像長期是全級頭3名的高材生。不過她最厲害的是看動畫自學日文,然後酒瘋時淨會說日文(比清醒時要流利)!

有一次我到福山代課跑到她家留宿。夜晚無所事事便到影碟舖租了張國榮和鞏俐的「風月」,在阿比家附近的補習學校偷偷用它的VCR播來看(對,我剛才用詞不當,是影帶,不是影碟)。其實它又不算是驚慄片,但竟然是甚為詭異和恐怖的!看完後在黑黑的回家路上也不禁心裏發毛...

小冬: 來自溫哥華
小冬也是讀我那間大學的。雖然之前不認識,但是我有看過她寫的一個很有趣的舞台劇,是個有關男女感情如朱古力咖啡的故事。

小冬超會照顧人,我和阿魚也試過厚著面皮跑到她家留宿,然後纏著她又做飯又要煎牛扒什麼的,但真是很好吃嘛。後來我們也有邀請她到我們家過夜(其實兩個apartment只是15分鐘的車程),不過吃的好像只有即食的味噌湯和簡易烏冬什麼的。

呀,還有小冬很會打扮的。我們一大班女生去名古屋時她便負起替大伙化靚妝的重大責任。另外我還試過找小冬替我在家染頭髮,pro程度直迫理髮店!

花太郎: 來自溫哥華
花太郎是加日混血兒,其中四份三是日本血統。不過無論是他的造型,說話的語調啦語氣啦什麼的,都更像一個黑人rapper。花太朗的故事是帶點傳奇的。據他自己所言,12歲開始已經偽造身份證去Night club抽煙飲酒,一直過著糜爛的生活。然後到18歲便突然看破紅塵,戒煙戒酒戒夜浦,不過未有戒女色,還是應該說他太受女士歡迎了,就是想戒也難吧!我就曾經目睹他如何迷倒3歲至80歲的女性了。

話說有次我被派去花太朗的學校觀察和學習他怎樣教。依我非正式統計,每10個10歲以下的小女孩一進入課室,10個女孩第一件事便是撲向他先來個愛的抱抱(順帶一提,小男生看來也很喜歡纏他的)!10歲以上的小女生則比較含蓄,只是纏著他問些無關重要的事,譬如她新拍的貼紙相呀手機的飾物呀諸如此類。然後婆婆嫲嫲姨姨媽媽來接放學時又是聊天聊得樂而忘返。學生和家長們都已經這樣子了,不難想像其他女性朋友啦,他應該可獲最受歡迎獎了!

莊少: 來自加州
莊少是岡山區內其中一個老臣子,我們認識他時,他好像已經教了5年多了,而且直到我和阿魚們都回家幾年他還在任教呢!他是美日混血兒,所以說得一口流利的日語,應該說比花太朗還要好。

不過他最厲害的技倆,則是模仿6/70年代,英語配音的中國功夫片--其精髓在於話音跟口形完全不吻合,永遠是配音講完了,演員的口還在動!每次開會我們總是要他一再扮演,因為他實在是扮演得淋漓盡致,太好笑了!

阿奇: 來自...我也忘了...好像也是美國某處?還是澳洲?有心人請告之...
投身教書行列之前,高大又威猛的阿奇是一個消防員。大隻的表面,阿奇的內心對小朋友充滿著愛心,絕對是鐵漢柔情的人辦。不過因為他平時也甚寡言,所以我對他認識始終不深。

甘寶湯: 來自新西蘭
論年資,甘寶湯是繼莊少、經理阿呆和花太朗,做得最長時間了(超過4年)。印象中他是會一點日文的,不過相當爛,但他也娶了個日本人太太。雖然已經是孩子的爹,甘寶湯依然不改其風流一面。

話說某個深夜我和阿魚騎著腳踏車回家。我們遠遠便見到甘寶湯和一個男性友人在街上溜躂。然後當我們打算和他打招呼之前,他看到我們還要輕挑地吹口哨和用日文逗我們(好像叫我們去飲酒什麼的)。我們還以為他是認得我們才這樣,誰知我們走過去和他一說話,他才赫然知道是我們,完全嚇傻了眼!原來他根本沒有認出我們,以為我們是路過的日本妹所以加以調戲...

經理阿呆: 來自…忘了...好像是美國某處?(可想而知我跟老闆有多熟,而我又有多襟撈)
老實說,我已經忘記他的真名,只記得他活脫脫就是Simpsons入面的Ned Flanders(不單只外表,係連性格各樣都入型入格)! 所以姑且叫他阿呆吧!

記憶之中,他以前是電單車黨,然後不知受了什麼打擊/刺激,忽然從良跑去做老師,一做便10年了(有點GTO的感覺?但又沒有反町的型仔)。另外還有就是和甘寶湯一樣,他也討了個日本人太太啦!雖說他的日文也頗流暢(起碼懂的詞彙比我多),但Ned Flanders說日文,這個概念本身已經很怪異了。

可憐: 來自多倫多
不是我衰,硬要給她一個不太好的名字,鬼叫她的日本朋友(京子老師)替她的英文名字翻譯成這個漢字咩!可憐長得非常高,只穿平底鞋已經和其他男老師平頭了。她的性格也像個男孩子,很爽朗而且有時都很大癲大肺。另外就是她不會日文,也不懂中文,所以不知道她的漢字名稱並欣然接受。

素菜包: 來自多倫多
素菜包和可憐又是一對識於微時的玩伴。對比起可憐,她比較慢熱,但熟絡了一樣很好玩!她們比我和阿魚和阿比早來數個月吧,所以萬聖節後她們合同完了便回老家了。

雖然基於遺傳性懶惰和日久失修,我和大部份老師也失去聯絡了,但也得表揚一下facebook,因為至少透過它我也找回一部份人,然後單方面靠八卦地觀摩他們的照片來update各人的status...


21 Dec 2009

welcome to

ho chi minh city! home to lovely vietnamese food and crazy motorbikes!!!!

on the 3rd day of the trip, just when i thought i'm slowly adapting to these no-traffic-light and either u dare to cross the road with ur eyes closed or u stand n wait for ever n ever n ever n ever traffic, we got stuck in the middle of the road in the middle of the nite!!!! with bikes coming from alllllll directions!!!! >.<

n u thought u've been to china b4.....think again...

the yellow, by the way, r the motorbike lights...

6 Dec 2009

5 Dec 2009

my mo liu diary @ okayama 第十五彈

18 – 萬千星輝

有些制服情意結的我打從中學時代已經好想好想學劍道,然後一臉威風地穿著那套防具揮舞竹劍,好型㗎!題外話,想當年大學畢業時也有因為制服漂亮一度想申請做空姐,但殘酷的現實是不夠高也不夠arm reach,所以....也不要提了。說回劍道,來到日本當然想在此學習玄門正宗的劍道,但我找遍雜誌就是不見劍道學校的廣告,反而有一家教合氣道的道場在招生。合氣道主要是運用身體的招式,亦有使用劍、棍等武器的招式。而且重點是正式的道衣是上白下黑的(看來像是裙褲那樣)看來不遜劍道袍的型格!我歡天喜地打電話給那家道場,不知是否我的日文太爛嚇壞了他們,一聽我不是本地人,還要是初學者便將我拒諸門外了!!太過份了...就算我聽不明也曉得跟著你們做動作吧!嬲得我呀!算,唔學咪唔學囉,學過第二樣!

其實自稱音樂愛好者的我,自小學一年級便一直有學好幾種樂器,但基於遺傳性的懶惰,上了大學後就完全沒有學了更遑論練習!但不知為何,來到日本後可能是有點閑,竟然令我又想學多樣樂器!對,我就是不能安份守己持之以恆地把一樣東西做得好好的...

話說阿魚和我都是中學時代的樂隊成員,所以我想學樂器的提議輕易得到支持並通過。撇除已經會的樂器,我最想學的有大提琴,豎琴,及打鼓。一次偶然間看到Yamaha的music school有免費試學,免費喎!正中下懷!!哎呀,是有學大提琴的但要去到倉敷市,而且時間也不合。倒是學唱歌的課時間比較合。中學時代的阿魚已經是choir的中堅份子,好像大學時也有join,所以她是很想正式上個唱歌課。至於我,其實我也曾經join過choir,但那是X年前小五的事了。學唱歌也許是個不錯而且更實際的主意呢--學完起碼可以在KTV炫耀一下那高音甜中音準低音勁的歌技和震到樹葉都落嘅震音;你總不能每天都帶著個大提琴然後在友躋飯聚間表演吧?

唱歌課的指導是三村老師。她一身hip hop打扮,連教唱歌的方法也很妙,要我們一邊扮蟹走呀跳呀一邊唱。阿魚看來很是中意,所以免費試學後我們也sign up了一整個月的課程。但可能是我天資有限吧,上完課我也沒甚進步。不過既然我已經付了錢出咗雞,當然要拿回多些豉油才回本吧!我們接著便報了幾個免費course,包括小提琴(阿魚很有興趣學,而我就當練琴吧,反正也有上10年沒有拉過了!)和打鼓。小提琴那課,老師一開始便發現我是魚目混珠,擺明以前學過但生疏得要重新學一般。至於drum set那堂,嘿嘿,簡直是由我一人擔綱表演如何實現手腳不協調達至極點!老師發現無論怎樣循循善誘甚至要打要殺我也無濟於事就決定放棄我了。都好嘅,須知勉強無幸福嘛!如是者,她們在免費堂下課後也不特別與我們糾纏sign up額外的課程了。

除了上上音樂課,我們亦不錯過其他浸淫於美妙音樂世界的機會。離家約10分鐘腳踏車的車程我們來到後現代feel的圓柱型建築物,乃音樂演奏廳是也。襯著我們還可以以學生優惠買票,看到兩個不太貴的而又其實並未看清究竟表演什麼的音樂會便買了票!如是者到了第一個音樂會。我和阿魚還隆而重之地穿得體面一點,怕會被人拒絕入境。演奏廳的acoustic做得很好。管弦樂團進場,然後就是三小時的睡眠時間...對不起!我不是有心的!只是太好聽,而且又絲毫沒有走音,所以我睡得頗酣...我似乎體會到為何媽媽總是在我中學concert的時候睡覺了...

然後就是第二個音樂會之前一夜。正在想要穿什麼的時候,一看票才發現,咦?原來不是在岡山市的concert hall,而是在倉敷的演奏廳。都沒所謂啦,早點過去逛街也行。到達會場,何解整個hall只得岡山那個的二十份之一,而舞台上已經有一座三角琴霸佔了大半個台,那他們打算要管弦樂團的團員站在觀眾席演奏嗎?再看看周圍的聽眾,怎麼全是婆婆呢?不是說婆婆們有什麼不好,只是很少會這樣子一面倒的profile...上次的concert也有婆婆公公,但也有很多年輕人呀,或是中年的couple呀等。再看椅背上的章程才發現原來我們要看鋼琴伴奏的歌劇演出!

真是便宜莫貪...都怪我們見到才500円就可以滿有文化氣息地消磨一個下午太吸引了所以沒有看清細字便買了票(其實字也不細,是我們眼大吧!)... 算吧,反正我們都未看過正式的歌劇,雖然也從未聽聞日本的歌劇是出名的,但也是應該見識一下的。抱著見識的心我們乖乖地連電話也關掉。噢,dim燈,要開始了!

先來西裝骨骨的鋼琴伴奏,是個帥哥。接著,有請我哋嘅表演嘉賓,金光燦爛徐小鳳!!!無錯,係日本版嘅...


~~~~to be continued~~~~

26 Nov 2009

my mo liu diary @ okayama 第十四彈

17 - 下鄉勞改

雖說岡山市像鄉下地方一般沒有什麼超好玩的,但要體驗真正的鄉下生活還差很遠很遠。起碼這兒連農田也未有看到啦!多得International Centre,我和阿魚發現了岡山的另一名物,名為國際交流Vila的別墅群--位於岡山縣版圖內好幾個不同地點,不同感覺的六個別墅(可惜到了2009年時只剩下兩個了),有的像沖繩的臨海別墅,也有的像古式日本農家村莊。我和阿魚選擇了去八塔寺,準備過一個農家feel的週末!

位於深山的八塔寺,於1200多年前是修行佛學之士的清靜之地。至現時八塔寺依舊清靜,是個與現代社會有點脫節的舊式農村。單是去八塔寺的路已經夠迂迴曲折了: 晨早先坐差不多45分鐘的JR到吉永站,然後駁一天只得數班在早上駛往八塔寺的巴士到她的入口處--所以如果你miss咗尾班巴士(好似係上午11點…)咁你就真係唔好彩啦,明天請早! 我和阿魚出發當日天色頗差,大半個小時的車程中途更下起雨來。巴士上只得我們和另一個婆婆,那時只想著都已經付了款,難不成就這樣走掉?罷了罷了,當到此一遊來睡過一覺算啦,明天快快走人吧!殊不知轉了幾十個彎來到真正的深山野嶺時,天氣竟然好起來,幾乎萬里無雲!

到入口處巴士放下我們便走了。接下來的24小時我們將與文明社會隔絕,完全融入跟飛機火箭電腦超市地下街等高科技無緣的古代世界。

說是入口處因為我們尚要行好一段路才見到一兩家農村小屋和大塊大塊金黃色熟透的稻田。和我們同車的婆婆走得好快,轉眼便回到她在山腰的家了。再走個20分鐘,農田接著農田,終於讓我們見到另外一個當地人了!當地人都很好客,我們用半鹹淡的日語和他們聊天,他們也樂見外來客,然後又熱情地帶我們到住宿的那間八塔寺Vila。變身做Vila的那間房子其實跟別的村屋幾乎一樣,都有一個大大的稻草屋頂,用木搭的一層高和式房子,有個小小的前園和後園,緊接著又是一塊塊的稻田。

到達Vila時才12時,一般酒店就要3時才可以check-in,但駐店的山田阿姨已經在前台等著我們了。碰巧那天竟然沒有其他訪客,只得我和阿魚,山田阿姨叫我們盡管睡哪間房都可以了!

放下僅有的行李,我和阿魚騎著vila後園找到的免費腳踏車先去吃個午飯。剛剛由巴士下車後一直走來,除掉那些大塊田外還看到一個像高速公路會有的休憩商場(算是這個鎮的「市中心」了) 。到了那商場我才發現還有別的外來客呢! 他們有些是年輕家庭自駕遊,也有些跟團的婆婆公公,但全是日本人。商場裏面有一兩家賣小手信的地方和吃個烏冬麵之類的食店,還有一個「小教室」,專教遊客做蕎麥麵的。一人1000円學做一整個麵餅,學完還可以打包回家吃的,讚啦!下個session是在4時,那好,我們先報名然後到對面那家葡萄店消磨一下時間吧!

店裏有好幾種不同大小,顏色,品種的葡萄任顧客試吃。葡萄都很甜又多汁,不過可惜我不是天生皇帝脷,那幾十種葡萄於我只是樣貌不同,味道來說真的分不出有什麼分別。很多遊客試食後都大包小包的買,但我們只是寒酸地拿著葡萄拍照留念。我們後來才發現,葡萄店旁邊的葡萄園正做著邊摘邊吃的推廣,但那時已經吃得太飽了。

飲飽食醉,還未夠鐘打麵,於是我們繼續踏著腳踏車在萬里無人更加無車的山頭飛馳。話說那兒有一條又長又寬且頗斜的馬路。正如我所說,不用說車了,連人也小見。於是乎我們異常無聊地在那條馬路來來回回了三四次,享受著向下衝的速度感!對,我踩不上去,所以是用推的...至於阿魚,我忘了,可能一開始都有嘗試踏上去的但她好像最後都屈服了,哈哈...回心一想,真的久違了做著這種無無謂謂但又讓自己高興的事了。不過也著實無聊...
享受著那衝下山的無聊玩意時,我赫然看到不遠處有幾個看來不是當地人的日本人在耕田!莫非是另一個類似葡萄園的推廣?於是八卦的我和阿魚立刻走去那個農田看。噢,原來是個蕃薯田。走近些一看,見到有些農夫在掘地要扒出熟透的蕃薯,但好像沒看到有推廣看板,所以也摸不清那些其他的日本人是什麼來頭。不試白不試,肯試就至少有五成機會,於是我便跑去問其中一個農夫伯伯,看看我們可否一起幫忙扒蕃薯。本來我的日語已是有限公司,還要講些什麼掘地呀,扒蕃薯呀,我只好化身張達明,運用肢體語言扮耕田,農夫伯伯才笑著表示歡迎。

我和阿魚一人一個鋤頭,一個大膠桶,用來放掘出來的蕃薯。經過伯伯們的悉心指導,鋤頭雖然笨重,但想到可以幫這些年邁的嬸嬸伯伯掘蕃薯,我們在接著的半個小時扒地扒得可起勁,一個接一個的,只半個小時便把整個膠桶放滿了蕃薯!

就在此時,伯伯走了過來問我們:咦,你們吃得下那麼多蕃薯嗎?

然後我們大惑不解地望著他們: 咦?我們不吃呀,不是幫你們扒的嗎?

伯伯(也一臉大惑不解地): 不是啊!然後他指指不遠處的看版 -- 掘蕃薯體驗: 每磅400円

吓!!!!!???唔係呱?! 今次真係眼大睇過龍... 一磅之下,發現我們辛辛苦苦總共掘了50多磅,合計2萬多円!!!!!!!!

其實我和阿魚一人付1萬円也不會怎麼樣,但是我們要那麼多蕃薯要幹麼呀?吃也吃不完,難道要做零售不成?!哎呀真煩惱...解釋完一大輪,伯伯們也明白我們誤會了。然後他們就說,那你夠錢買多少呢?我說我們只有2千円(其實當時是有多過2萬円的...)。伯伯們內部討論完,最後決定不收錢送我們半磅的蕃薯!嗚嗚你們太好人了,騙了你們的我真有點...
撇下慷慨大方的農夫伯伯,我們把蕃薯放入背包便要準備上做蕎麥麵的課堂了。原來已經有另一個也是來學習的日本女生在等了!洗好手後,師傅分給我們每人一個粉團。先來師傅高超技術的現場示範。只見師傅把他的粉團左搓搓右搓搓,不一會粉團便變成結結實實的麵團。再把麵團拉幾拉打兩打,然後切切切,一紮紮蕎麥麵便做好了。輪到自己做時,不知為何總是做得麵條大小不一很醜的樣子。算了,打麵打到一身汗臭,趁現在天還未黑好快些回vila啦!不知是否因為八塔寺實在太深入樹林,才5時已黃昏,而且基本上沒什麼民居整個山頭也沒有街燈,vila附近10里可能也只得三家人亮起了燈。

Vila 的山田阿姨見我們拿著兩盒麵和大半袋蕃薯,就知是我們當天的晚飯了。幫我們透了爐後便下班,趕回自己家做飯了。
吃飽晚飯才7時,我們拿著電筒正想到外面看看,一推門,嘩,天已經全黑了!因為附近都幾乎沒有燈,從vila的前園就已經可以看見星星了。其實在溫哥華也看得到,但也沒有八塔寺那麼清楚。電筒把向上一揮,光柱也是清清楚楚的,就怕人家以為是求救訊號。不過也著實太黑了,我們最後也沒有在屋外逗留。

先回屋內探索一下吧!在壁櫥裡先找到一大堆毛毯,太好了,我怕榻榻米硬,那只要一人用三人份的床墊那應該可以吧!那我們睡哪間房好呢?因為同時有六間房available,一時不知如何是好(選擇阻礙乎?),最後我們決定睡在火爐旁的客廳!一來近著廚房和洗手間,而且客廳又有熱呼呼的暖桌,可以藏身其中取暖。需知山區的晚上真的頗冷,後來睡到中夜還要加被哩!
Set好床,還只是8時!其實vila是有電視的。但如我沒有記錯,好像只有一個新聞台,和另一個探訪當地農場研究農業未來的3小時特備節目的資訊台。那如果你的理想是為農業界大展拳腳什麼的,可能也會覺得有用吧。我們最後也屈服了,把自己和當地農民同化,未到9時便睡覺去,然後第二天鬧鐘也不用調,6時便自動起床了!(我倒是忘了有沒有聽到雞啼...)
~~~~to be continued~~~~

7 Nov 2009

my mo liu diary @ okayama 第十三彈

16 – Bug Bug蟬大戰四腳爬爬

整體來說我都算是半個nature-lover: 比起購物血拼或者室內做gym,我更喜歡到室外拍照呀行山呀或去騎腳踏車之類,享受一下不是冷氣的新鮮空氣。但,我強調,我真的實在超級討厭又害怕昆蟲(尤其是曉飛嗰啲)!小強固然恐怖,就是飛蟻都讓我覺得毛骨悚然--還記得那幾個梅雨天的晚上,困在那被稻田包圍著的學校,從那扇3x4尺的窗只看到3x4尺的整幅蠕動飛蟻蓋著整扇窗!!!!!!!!現在寫著都會覺得很嘔心...

繼小強和飛蟻後,我的昆蟲孽緣讓我和蟬及四腳爬爬碰上了...(我知我知,四腳爬爬不是昆蟲而是動物嘛,反正我就是有和醜陋生物的孽緣啦...)雖然有別於小強,蟬不算是真正的害蟲,但其龐大又醜陋的外觀絕對可以和小強看齊!因為我們有很多課室的所在地都相當鄉下,有時你甚至可以看到蟬跟你一起坐JR,只是它們不用買車票罷了。但最糟糕的時刻,卻要數一次困獸鬥的體驗,活脫脫就是恐怖教室!

話說某天在稻田學校,當我開門讓同學進來時,那醜陋的bug bug蟬藉此機會飛了進來!!!其實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蟲子總是想飛進室內呢??Why?????作為wild life 的一份子,它們不是應該stay in the wild㗎咩?!

好啦,既然你都進來了,那就請你乖乖待著吧。如果它安份守己地停在天花板我也不會怎麼樣,但它就是不要老實地待著,就是要向上向下飛來飛去!我又要裝作不作意它繼續上課,卻又要暗中留意著不時低飛的bug bug蟬,然後下意識左閃右避那其實有十米遠的它。然後當我避得筋疲力盡時突然看見它朝我的臉飛過來,我以為它要撞到我的臉,害我在學生面前大呼小叫,真丟臉...


至於四腳爬爬,事情發生在我去代課的某學校。當我已經完成了第一節課時,小正(3歲)的爸爸來接他放學。一開門,眼利的我立即看到旁邊的四腳爬爬!那條爬爬大約4 - 5cm,雖然不是超級可怕,但我就是討厭看來滑潺潺又醜陋的它!!真想馬上回去課室,但小正爸爸和其他家長還在,也不能立即把門也關掉,那我唯有盡量和它保持距離。但人算不如天算,小正爸爸和我一般的眼利,看到了爬爬還要把它給撿起來...

「小正你看,爬爬多可愛!快來摸摸它!」小正嚇得抱著爸爸的腳,連看都沒有看就準備哭了,而我則繼續站在一旁陪笑,心裡暗叫千萬不要給我!就在此時,第二節課的紀子(7歲)來上課時看到小正爸爸手上的爬爬,超高興地說要摸它!見到紀子如此興奮,小正爸爸索性把她它放在紀子的手上,免費送給她玩。把爬爬當成一隻小狗般溫柔地模著它的頭,心思細膩的紀子要給它一個五星級的家,於是毫不猶豫地讓出自己的筆袋並牢牢地拉上拉鍊...

希望它不會因缺氧而死掉吧,不過我更擔心它會從筆袋裏爬出來!

~~~~to be continued~~~~

1 Nov 2009

my mo liu diary @ okayama 第十二彈

15 - 不能說的秘撈

話說阿魚和我去日本工作之前已經聽過阿林她們說,幾乎所有外國人老師都會做兼職的。喂,你可別想歪!兼職是指私人英語補習啦。雖然我隱約記得合同好像沒有批准做兼職,但既然這是行內的norm,那我們也好應該入鄉隨俗吧。

我們在International Center的壁佈板貼了簡單的廣告,主要的賣點當然是兩個來自加拿大的美女老師了!但很多時當我們與學生初次見面時,他們看來都有點失望的,或許是因為我們看起來不像來自加拿大吧(我可從沒有懷疑過我們兩個不是美女的)。雖然如此,學生們很快便知道我們是很專業的(至少我們自己是這樣認為),有些學生更介紹自己的朋友跟我們上課呢!

因為我們教的都是成年人,所以我們主要教些實用點的英語,譬如透過讀報紙學習些新生字,又或者一起煎pancake什麼的來練習日常會話。其中麻衣子和彌生更和我們成為了很要好的朋友呢!總括而言兼職為我們帶來了extra cash和一些很好的朋友。不過,凡事都有例外的...

話說那時我們才剛開始張貼廣告,過了幾天便接到了第一個potential學生Masato的電話(只是potential因為我們從來沒有教過他),他的英語真的頗爛。不過那是當然的了,如果他的英語比我強就不用我教他啦!阿魚和我約了他之後的星期天在車站附近的麥記碰面,談談補習的內容。

我還記得那是一個非常非常熱的下午,阿魚和我略略早到了在麥記的門口等。百無聊賴,我們開始逐個路人研究,看看誰是Masato。

哎喲,2點鐘方向那個帥哥會是他嗎?咦,6點鐘方向那個酷哥也有點像!但可惜他們通通不是啦。如是者已經過了約定時間10分鐘,正想要打電話給他確認一下到底他是來還是不來之前,我們開始注意到一個獨自一人站在麥記門口已久怪模怪樣正在喃喃自語的大叔,不斷瞧著我們又望著我們怪笑,太古怪了!!心想: 死啦!唔會係佢吓嘛?????雖然心存萬一可能不是他呢?但只有他還在麥記前自己一個在等人,顯然他就是Masato了...

阿魚和我商量過後,決定棄保潛逃!我們實在沒有信心教好這種古怪的學生。為了要逃離現場我們要小心不可暴露身份,所以更加不可打電話給他!誰知就在我們準備一走了之之際,那傢伙便打了電話給我並笑著走了過來!!!!太遲了...我們行蹤敗露,沒辦法啦,進去麥記再談吧。

因為我和阿魚真的不想和他多說,所以便扮成之後有約。那人也真的很古怪!明明碰面的目的就是要補習,他也不說要學會話還是文法那些,而是不斷告訴我們他的朋友怎樣怎樣,然後又給我們看他妹妹的照片(他的妹妹倒是長得很正常,完全不像他,不過我們也不知那人是否真是他妹妹啦),又說要介紹他妹妹給我們認識認識。眼看他不斷自我重覆,不如我再remind他一次我們趕時間吧!於是我便想當然地看看自己的手錶,又因為要明顯一點,我把手放在桌子上。

誰知我一低頭看錶他便突然整個人跳起撲了過來想要抓著我的手!!!!!就在他差2cm便抓到我的手之際,我和阿魚嚇得齊齊往後移,只差沒有叫了出來!!!太恐怖了!!待他冷靜下來我便想到另一方法。我悄悄在手袋內用電話打給阿魚,假裝別人打電話來催促我們要走了。然後我們在麥記門外揮手作結,立即騎著腳踏車極速逃走。走了一段路以為終於結束了這個恐怖約會,我和阿魚便開始放慢車速,誰知突然一聲"Helloooo!",正正就是Masato!他也極速騎著腳踏車來了!!我唔知佢咁啱得咁橋,定還是玩跟蹤(我希望是前者!),但我和阿魚嚇得再次極速見人過人,見車過車,總之務求他不可再跟來!!!

以為這個奇遇終於要告一段落,怎想到幾個星期後,我們竟然在交通燈位又碰見Masato!!!我和阿魚怕得不敢左右亂望,避免跟他有眼神接觸!等了又等,為何還是紅燈??要趁他不為意時跑掉!!殊不知他還是看到我們,還打算過來撘訕!就在他嘗試跨越我們中間眾多路人甲時,噢!!終於綠燈了!快!快!快!!!!一如上次,我和阿魚嚇得再次極速逃離現場!!還好之後沒有再見到他了...

~~~~to be continued~~~~


26 Oct 2009

my mo liu diary @ okayama 第十一彈

14 -所謂病假

同學阿林和小葉比我早一年去日本教英文,那時她們住在九州,我和阿魚及大小寒兄弟就趁機在暑假結束之前去了日本一趟和她們會合,來個京都大阪遊。之後阿林和小葉要回九州繼續工作,我和阿魚就厚著面皮跟她們到久留米(就是她們住在九州的那個鎮),還要沒交租就窩在她們家。又因為那時近著我的生日,她們還為我買生日蛋糕慶祝呢。但最妙的是,一年後我其中一個代課Business Trip,竟然就那麼巧合公司派我去小葉曾經教過的學校!

輪到我和阿魚在岡山磨的那年,夏季結束前收到阿林的電郵,說她、小葉和大小寒兄弟下週要來大阪旅遊,希望我和阿魚可以一起逛街呀什麼的。就是那麼巧,我剛好去了別的市代課!而且我已經用了許多假期,剩餘的幾天亦已安排好節目了,看來是沒有辦法和他們碰頭了。一直到阿魚和阿林他們見面的前一夜,我在想,既然他們都大老遠飛來看我們,我還是應該去見見他們的。如是者我便想起有幾個月未有「放」過病假了...說來慚愧,我總是只想到不務正業的鬼主意...我也自覺有些不對的,但反正只是一天,通融下啦!

為了讓我的病假看來更真實,我甚至出動絶招: 半夜三更發短訊給老闆說什麼肚痛難耐,很可能因此不得不請病假非常抱歉,諸如此類等等等等。發了短訊,再告訴過阿魚我的計劃後,就只差未預設鬧鐘!第二天我得趕上最早的巴士到大阪,給他們一個驚喜!

經過將近2個小時的車程,我終於來到大阪。正好阿魚也到了,然後才10分鐘,阿林他們也到了。按照計劃,阿魚先出去和他們打招呼,正當他們一個勁兒地聊天,我突然從他們背後出現,把他們嚇一大跳!哈哈!

接著我們便一整天在大阪市裡逛,主要都是行街購物和飲飲食食。到了晚上,我和阿魚潛入阿林和小葉的房間和她們孖補。可能是因為我之前給了他們一個驚喜,他們也給了我一個驚喜—Sony 貓娃娃的生日禮物!明明我整天與他們一起,竟然沒有留意到他們何時買的。就在那時,同學文迪的電話亦從溫哥華打了過來,實在太感動了!!

題外話,到了我生日的正日,收到了柑柑、同學小S、和其他朋友的birthday message之外,阿魚更請我到附近的韓國人開設的餐廳吃正宗韓國菜喔!
~~~~to be continued~~~~

19 Oct 2009

wut if

all our childhood favourite cartoon characters suddenly step into their middle age crisis n put on extra 10 pounds??
actually i still think they'r quite cute, haha :P

18 Oct 2009

my mo liu diary @ okayama 第十彈

13 - 投稿101

當我和柑柑還是小學生的時候我們已經很愛看漫畫和繪畫了。我們會嘗試畫些喜愛的女角(到現在我還不能畫出一個像樣的男子!),又或者純粹亂畫一通。模仿得多了,就想要創作自己的東西,我記得我小學時已開始作些無無聊聊的故事,通常牽涉變身(模仿美少女XX和魔法XX)和打鬥的情節,可想而知我小時候已經是有點野蠻的了哈哈。

可能陪伴我長大的都是日本漫畫吧,雖然畫得不很漂亮,但也做著要投稿至日本漫畫雜誌的白日夢!來到岡山後我便開始了構思故事和起草圖,希望能夠趕上8月底的投稿期限。是怎樣的故事其實也我已經忘了,好像是些什麼愛情故事吧(因為已經克服了那些非變身和打架不可的情節)!實際上這是我第一次用日文寫完一整個故事,但你也大概可以想像,我那極其量只有小學三年級的日文程度實在不容許我寫些太複雜的故事。

雖然你可能對畫漫畫零興趣,但也捧捧場看一個我自以為精簡化的投稿101 lecture notes吧!

好,剛才提到畫好草圖了,那之後便要用黑筆勾畫出主角們的樣子和使用紋網紙添加背景效果。要畫得好,就請先放下萬多円購買工具吧!千萬不要以為這是另一個shopping的藉口,這絶對不是一項容易的任務!譬如紙已經有三四種了:首先有同人誌用紙和投稿用紙之分,就是投稿用紙也有數種因應不同漫畫雜誌本身的尺寸而再有大小頁邊之分。接著就是黑筆了。最正宗的是使用沾水筆,每畫一筆要沾一沾黑色墨水。沾水筆有很高的靈活性可以容易畫出有粗幼感的線條,但也較難控制,所以我退而求其次,選用針筆。相對於沾水筆,針筆畫出來的線有點死實實的感覺,不過可減低我總是大滴大滴墨水掉在紙上的問題。另外還有粗幼不同的黑色marker,主要用於大面積的填色。再下來就是紋網紙了。紋網紙有多種pattern,譬如不同程度的灰色來型造陰影效果,或是用星星和羽毛圖案增強整體氣氛,或是用幾何圖案構成衣服的紋理。但由於筆直有限(唉,總是為了錢銀問題!),我只能選一些最常用的圖案,譬如那些不同程度的沉悶灰色,其他的圖案我現在也只好手繪了!

放下萬多円後把戰利品帶回家,繼續餘下的漫畫作業。那時我幾乎每天都在畫,一下班便畫,不看電視也不去KTV,終於趕上了8月底的投稿期限把漫畫完成了。看著自己有血有汗的作品,我是有點高興它終於完成了,但也有信心它不會獲得任何獎項--因為故事本身就已經很爛了(都是些熟口熟臉的橋段),角色之間的對白恐怕有時也詞不達意,更重要的是圖也畫得不太好,所以這次的投稿是有點志在參與而已。
隨便起了個筆名後我拿著新鮮出爐的作品加上回郵信封到我家附近的郵局投件。總覺得自己的無聊漫畫家夢已經被那A3信封出賣了,越想越尷尬,郵差叔叔快D啦唔該,我要扯啦!!
8月底的投稿結果於9月公佈。我在漫畫雜誌第一天出版時便買下來。為了控制自己不會在街上暴走,我決定回家才看結果!一看,噢,見到我的筆名了...刊登在「沒有贏得任何獎項的B 級」(得獎有三個級別,沒有獎的也有ABC級...C是排名最低的....再順帶一提,得獎者是會獲得獎金的!) 。雖然結果一如所料,但還是有點失望。雜誌社的編輯非常有心,給我不少很好的建議,只是我越發懶惰,再沒有心情完成另一個故事了。題外話,我反而奇怪他們並沒有批評我那怪怪的日文呢!
~~~~to be continued~~~~

11 Oct 2009

my mo liu diary @ okayama 第九彈~~ (a)

*this post is quite long n hv too many images....so just to make sure, i break it into 2 entries on the same day, hehe ^^*

*********
12 - 家族旅行

東京大阪之旅完結後,表示爸爸媽媽和弟弟快要來了!可能因為連讀大學也是在家住,只是和家人分開了3個月也已經有點掛念了,知道他們要來探我時也著實有些興奮。

話說想當年我弟弟挺喜歡聽濱崎步和Do As Infinity等人的歌,而我則是Every Little Thing 的粉絲。碰巧他們來時正是她們隸屬的唱片公司avex搞的a-nation夏日巡迴演唱會來大阪表演期間,於是我立即在公開發售的第一天跑去7-11訂購了兩張票。雖然我購票時還未到10時,但顯然更多人比我早醒 -- 整個A段(約3000個座位?)竟然已經賣完了!不過B段還可以吧。

除了演唱會這個重點,我設計的行程主題不外是環繞著吃吃喝喝觀光和購物。較特別的有岩國市的錦帶橋(日本三名橋之一)、每年一度的宮島水中花火大會、富日本風味的京都川床料理等。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要變成「本地人」帶著家人在岡山到處走,我就感到有點不真實了,哈哈。

其實這些都不是重點,說實話我最期待的是一張讓我睡個飽,又不用跟任何人share的床(跟人share床的辛酸史可參照「11 - 青春無敵」)!之前曾經聽說睡榻榻米對腰背更好又更健康,但可能是我不習慣吧,睡了多個月的榻榻米已經讓我開始感到有點兒背痛了。

一切準備就緒,爸媽和弟弟終於來了!噢,一到達岡山的新幹線站,先看到的是一件巨大的行李箱,然後才看到弟弟從後面推著那件巨大行李,和帶來更多行李的爸媽。原來媽媽把巨大行李塞滿了從溫哥華買來的一大堆餅乾和零食,難怪只消一看便知道那行李有多重,真的辛苦你們了!為此,讓我請你們吃吃鐵板燒吧!當時我和阿魚已經在日本3個月了,但仍堅守著一千円左右的預算,所以區區站前不知名的鐵板燒店於我而言已夠奢侈的了,而且那店也不錯呀!

吃過鐵板燒之後,爸媽和弟弟來到我的公寓看看。一推門,完全符合媽媽預期中的凌亂...又或者應該說有過之以無不及吧。其實他們來岡山前的兩天我已經嘗試收拾打掃過,但看來我讓它立即變亂的能力遠比逐漸變整齊為高。所以我也不留他們在家,直接拿著睡衣和去他們回酒店去好了,嘿嘿!

第二天我們在廣島旁的岩國市看錦帶橋。可能來的時間不是太對吧,沒有櫻花或紅葉的襯托,這道橋也顯得較單調。順帶一提,渡橋是要付費的,名符其實是過路錢呢。錦帶橋之後,我們一行四人到宮島去看每年一度的花火大會。因為之前我聽說過在宮島的嚴島神社非常有名,所以我們在還未入黑前已經乘JR渡輪到宮島了。

還在渡海時已經看到了巨大無比的嚴島神社大鳥居,這時正巧是潮漲,大鳥居被海水重重包圍。幾年後我和柑柑舊地重遊碰著潮退,正好讓我們走在海床上來到大鳥居跟前,甚至可以用自己的雙手碰到大鳥居!需知我和柑柑都可算是日本maniac,如此漂亮的鳥居和神社真是很難抗拒的!

來到宮島的碼頭,花火當然還未開始,來迎接我們的只有非常可愛的小鹿。跟奈良的小鹿不同,宮島的小鹿尚有一絲野生動物氣息,見到人類尚會怕怕羞羞,也不懂來要食物。所以我們也就只遠遠的看著,不打擾牠們了。

雖則我們很早便到了宮島,但已經開始湧現許多攝影發燒友。天還未黑,他們已set好腳架,然後用當時的高科技手提電話上網看漫畫報紙電視,等待花火大會的開始。而我嘛,就只一個用完即棄的相機,也證明了這種黃豆相機可不能拿來拍花火照,沖出來的照片是全黑的…

隨著天色漸漸黑起來,越來越多人浮到宮島,把我們都擠到嚴島神社旁。也好,因為花火主要是在神社和鳥居旁發的。不一會,第一發花火射到天上,花火大會開始了。一如香港,花火大會始終伴隨著有點俗氣的配樂。相比起東京的,這次是古典味濃而且浪漫。其實東京的也不錯,只是相比之下顯得普通。尤其是這個花火大會的背景是嚴島神社的大鳥居和宮島小鹿,很難想像一個比這更好的組合!感動的花火大會繼續在又熱又擠的情況下進行,我則繼續拍全黑的花火照。還好爸爸的semi-pro相機有拍到些尚能識別的花火照。

my mo liu diary @ okayama 第九彈~~ (b)

第二天一覺醒來,仍是有點陰天。但沒關係,只要它不下雨就好了,因為是夜我和弟弟將要看a-nation夏日巡迴戶外演唱會!真的很令我期待!

那麼也來說說今天的日程吧。演唱會在大阪的海灣區晚上八時開始,所以只消在此之前到達會場便可以了,還蠻多時間的。當然,我這次還是要依靠爸爸這個強大後盾,才可讓自己舒舒服服地跟使用幾乎萬能的JR pass的他們一起坐在新幹線到大阪。早上我們先到著名的岡山後樂園逛逛,然後悠閒地吃著甚有Q勁的涼烏冬麵。岡山之後我們去到倉敷的美觀地區拍照。或許也是小橋流水,倉敷使我想起上海水鄉烏鎮,同樣美麗但更有現代感。

做完自家御用model後,就是購物時間了。說來搞笑,我們大老遠跑到倉敷來,竟然去了她的吉之島旗艦店逛街!不過這家吉之島也真大,有很多便宜又好吃的意粉店,也有不少我愛煞的雜貨家品店,跟香港的店鋪全不一樣。印象中我和阿魚之後也有再到這逛街看電影。吃過晚飯後,我和弟弟坐上另一列JR前往海灣區的會場。弟弟也帶來了爸爸的相機,希望拍到些好的相片。

誰知一進入會場便要搜身!也不是真的搜身啦,但我們要打開包包給工作人員檢查有沒有專業的大相機,因為主辦單位不准許場內拍攝,看來是歌手的臉什麼的都是版權所有的吧!也不知是我們把相機藏得好,還是他們懶理我們的semi-pro,我們帶著這麼一個大相機走進會場竟然沒被發現,真有點奇怪!

在搜身處和觀眾席之間,先來一系列的紀念品攤位,售賣演唱會和各大歌手的自家紀念品。有限量版毛巾、限量版三腳攜帶折椅、限量版閃燈扇子、歌手自家版簽名海報、演唱會版海灘套裝、演唱會DVD、演唱會照片集等等等等。見到「限量」兩字,現場即時失控搶購,我們亦加入戰團,買入限量版毛巾、三腳椅、閃燈扇子和演唱會DVD,還要立即拆開閃燈扇子的包裝紙即買即用。

買過心頭好我們便開始找自己的座位了。咦????該煨囉,全場都係企位泥㗎原來!!那等於說,接下來的5個小時,我們將全程被罰企......!只剩五分鐘演唱會便開始了,再想要出去買三腳椅,但其他觀眾-- 粗略估計至少有一萬人--已經從後面衝進會場建起人牆,要從此突圍未免太困難了。只可以興幸自己還好之前買了那三腳椅...

5個多小時的演唱會由不知名的4人組女子樂隊揭序幕。她們應該是新人吧,不過完全沒有怯場,落力地又歌又跳,觀眾的反應也蠻不錯。之後由其他樂隊和歌手緊接表演,有當時伴都美子尚在當主音的Do As Infinity,剛起步的Day After Tomorrow 和倖田來未,當時得令的BoA,EXILE, Every Little Thing,TRF等。雖然有些陣雨,可現場氣氛好得不得了!站在我和弟弟後面的是的是4個avex唱片公司的超級忠實粉絲,他們幾乎完全熟悉每個歌手的每首歌曲,還把歌詞都全記下,慕求跟歌手像唱K般一起唱!我和弟弟不會背那些歌詞,只是揮動著剛買的毛巾和閃燈扇子哼著旋律!
到了中段我的腿已經很酸痛了。怎麼說,我們都已經從晨早開始足足走了整整一天!於是我和弟弟開始輪流坐在椅子上歇。差不多尾聲,終於avex女王濱崎步都要出來了!她不負眾望,身穿性感熱褲小背心一大輪勁歌熱舞,全場跟著大叫大嚷,把現場氣氛推至最高!!差不多做了個多小時的個人show,其他樂隊和歌手加入,來個萬人大合唱,還要在舞台上放花火,簡直美呆了!站足5個多小時着實也真的又痛又累,但那麼認真的製作,接近瘋狂的現場氣氛和那麼好的拉闊演出,一張票才六千円算是物超所值啦!

睡飽後的第二天我們一家加上阿魚,一行五人來到下一個重頭戲,就是京都的川床料理。川床料理,顧名思義,就是在京都的河床上,又即是坐在小瀑布上吃著傳統日本料理。怎樣?只聽我說便已經很吸引了吧?找到這種富日本古典風味的高貴(還真的又高雅又昂貴)美食,還要感謝JR人員製作出如此精美的免費旅行小冊子。我的很多旅程都是被這些隨處可得的小冊子的封面「誘發」。其實JR好像也有一些JR巴士團去吃川床料理,但可不能浪費爸媽他們的JR火車證(不適用於參加旅行團)!也好,就用我的JR天書計劃一下行程,充分表演我專業的旅程策劃能力吧!
換過幾次火車,最後到達以京都川床料理出名的貴船。貴船位於京都市較北面的左京區,也屬於山區,所以即使京都市陽光普照熱得要命,貴船始終是有點雲有些雨,稍為涼的。

11時多已經有很多人了。所有店都有室內和室外可挑選。山長水遠來到這裡,我們當然要試試坐在室外那瀑布上的座敷,吃著正宗的川床料理了。他們看上去都很專業的樣子,所以我們也只隨意找了一家便坐了下來。

坐在日本風味的榻榻米座敷,下面是山澗所形成的小瀑布,側面是不透半點陽光的參天古木,上面架了竹子造的簷篷和日式燈籠,前面則是秀色可餐的日本料理。我們聽著潺潺流水之聲,邊吃邊聊天,真夠詩情畫意!So elegant!

川床料理吃的是京料理,有點像懷石料理有好幾道菜。老實說那不是我的最愛(最愛始終只有日式意粉)也真的有點昂貴,我們只是選擇了中間價格的菜單,已經需要10,000円一個人了。但話雖如此,這麼美麗的環境和獨特氣氛也確有其價值,絕對值得來看看!
京都過後,我和媽媽到心齋橋逛足大半天。想一想我也有數個月沒有跟媽媽逛逛街了。很多時什麼都不買的window shopping或是和媽媽吃個下午茶都已經很relax了。不過他們的亞洲之旅行程緊湊,第二天爸媽弟弟便要到香港了。
然後,岡山只剩下我、還有兩個星期便完結的夏季、以及一大堆吃不完的加拿大餅乾。
~~~~to be continued~~~~

3 Oct 2009

my mo liu diary @ okayama 第八彈~~

11 - 青春無敵

一星期的久米南町暑期課完結後,回到岡山的我已經期待著下一個假期了!下個星期爸爸媽媽還有弟弟將會過來日本短留數天。我拿了幾天假準備和他們到處玩玩。但在此之前我還是要乘著公眾假期騰空了四天,和阿魚及阿比到東京大阪一趟。

或許因為以前已經到過東京和大阪好幾次了,因此我也不是太雀躍,純粹是想出走岡山!所以也別要求我做任何行程上的安排了,偏偏阿魚和阿比都是些比較隨意的人,也不打算要有什麼計劃,所以完全是見步行步,就連飯店都沒有打算預訂。唯一有計劃的就是買了JR的青春18車票。雖然叫「青春18」,其實也不是要18歲才可使用(我們都已經超齡了的說...)。它只是打了折,有限制有限期的JR五天車票。和阿魚阿比之旅只四天,車票還多剩一天,到爸媽來時再用吧。

雖說沒有什麼計劃,大方向倒是有的。第一天前往大阪,第二天到京都,第三和第四天都會在東京閒逛。為了善用時間,我們乘搭第一班7時多開出的JR,於9時多到達大阪。正如我所說,我們連飯店都沒有預訂,但如果要帶著行李跑來跑去,雖然都只是些手提包,但實在有夠麻煩的。在此我不得不表揚一下JR的體貼及細心。儘管站內的長長樓梯是多麼的不便又討厭(提著旅行箱時尤甚),但他們的確體貼地附設大大小小的儲物櫃,照顧到像我一樣的一日遊遊客。太方便了!

一抵步我們便把所有行李放在儲物櫃,開始我們緊密的「大阪四圍逛」行程。我們先到梅田區的Yodobashi電器店,然後我們轉戰梅田地下街。雖然只是window shopping,但時間緊逼,午餐也只敢稍微停了下來吃個特快的拉麵午餐。好傢伙,點了菜還未到15分鐘拉麵已來到我跟前!一吃完,我們又要衝去下一站--心齋橋商店街...(下刪200觀光點)

終於來到晚上,筋疲力盡地把整個大阪自南到北逛個爛熟,絕對算得上是充實一日,是時候找個飯店什麼的好好睡一睡。一時間,銀根短拙的我們也不知應在哪裡才找到合適的飯店。我們也有想過在舉世知名的Love Hotel過夜,反正睡哪兒都要錢,而且我們也還未見識過。只是我們有三個女生,對自己的撒謊能力也沒什麼有信心,而且我們三人左推右推,就是無人volunteer問人到底哪兒有那些特別的(聽說有的房內有水池和滑梯,如果有人去過快D同我哋share吓info!) ,所以最後只得作罷。就在我們三人茫無頭緒地遊蕩時,某個傳單哥哥遞來一張KTV的優惠券: 從晚上11時唱至天第二天凌晨5時才每人980円!簡直是太讚啦!即使是廉價旅館也要個2500円啦!還附送兩杯免費飲品,不可能比這更抵的package吧!

我們原來的計劃是找個有瓦遮頭的地方好好睡一覺。到了KTV又覺得如果立即睡好像有點浪費,反正才11時多還沒有睡意,就姑且唱一兩首歌吧。不唱由自可,一旦開始了我們簡直欲罷不能!只能說,我們對歌曲的知識實在是非常廣泛和博大精深,高據我們KTV熱唱榜的前10名幾乎都來自不同流派:包括國粵英日語的流行曲,老歌,兒歌,動畫片主題曲,甚至演歌,就差閩南語不會唱。如是者一直在唱,越唱越起勁,最終完全沒有睡直至凌晨5時被趕出來...
從KTV那兒走出來後,我們去了24小時烏冬面店吃個早飯。整晚沒睡我們其實已經很模糊了。坐下來之後,我們竟然花了約15分鐘才決定好要吃什麼(但其實早飯只有2個選擇...)。然後,在吃的時候竟讓我看到如此寶貴的片段--阿比竟然在吃烏冬時突然睡著了!還好她的臉沒有一古腦兒也掉到碗裡...不過我自己也在不知不覺間睡著了....................

大約7時,尚未清醒的我們又出動了。半閉著眼睛我們各自拉著包包,走到JR站準備坐晨早的火車到京都。入閘後發覺車還未到,於是三人又趕緊侵佔月台上的板凳繼續呼呼大睡,火車到了便在火車裡睡。如今想來,我們整個旅途好像一直在睡,還真能睡啊!

還未睡飽火車已經到達京都了。明明不久前才和家人去過京都,卻怎樣也記不起那些寺寺廟廟要怎樣坐車去。那只有到旅遊中心拿地圖了。好,先計劃一下我們想要去哪裡吧!
實際上整個京都市都是世界遺產,而每一個寺廟或神社都有其獨特之處。因為只在京都停留一天,我們只好按每個寺廟的所在地挑選最易走的路徑。最後名單上有:東本願寺,清水寺,高台寺,下鴨神社,八板神社,和平安神宮。其實金閣寺也很漂亮但實在太遠了,下一次吧。
不過是日中,wish list上還有大半的神社未去我們都已經筋疲力盡了。看到熟悉的麥當勞,我們立刻衝上2樓放下大包小包的行李,然後又衝到1樓拿了杯免費水延續著我們的睡覺主題,小睡片刻後才繼續到餘下的景點。

是夜,我們乘搭夜間火車到東京。正所謂慳得一蚊得一蚊,這絕對是利用「青春18」火車票至究極的慳錢方法-- 一方面能免付酒店高昂的房租,另一方面又可省卻交通時間!約11時夜間火車便開出,然後第二天大約早上7時便到達東京了!其實火車裡算是挺寬敞的,但可能是座位的設定近似飛機的原因吧,平常總是在火車裡睡的我到了晚上反而睡不著。模模糊糊間,好像中途火車也有停過一兩個站。

雖然在車上不是睡得很好,但至少我們不用再在麥當勞裡午睡了。來到東京當然要把新宿啦,澀谷啦,銀座啦,秋葉原啦等等等等逛個稀巴爛。除了例牌的購物和下午茶活動,最值得一提是碰巧看到東京灣的花火!在浪漫滿瀉的東京夜空下,我們和一眾穿著浴衣的東京潮人,原宿小太妹等,坐在東京灣岸邊的沙灘上看著熣燦花火和背景的彩虹橋。比較之前久米南町規模較小的花火大會,這次的熱鬧和一褲子的沙又別有一番風味。

花火過後,三人終於同意在東京的最後一晚要認認真真租個酒店房間睡覺和洗澡--我還不想被人覺得我臭!有鑒於我們筆直有限,走過多條街道又經過多間酒店,就是沒有找到合適的。一看錶,原來已經快1時,我們還在歌舞伎町裡轉,得趕快點了。其實半夜的歌舞伎町也不是真的非常恐怖,之前我也聽說過那裡的黑社會通常不會騷擾遊客。不知孰真孰假,至少我們也沒有感到危險,但我們仍然有一些緊張就是了。走出歌舞伎町後我們來到一間相當大的酒店。可能這兒離新宿的中心地帶有點兒遠,房租還算過得去,而且已經很夜了,容不得我們太過斤斤計較。雖則決定了豪住酒店,我們基本的省錢思維仍舊不變--三人同住一間單人房!原本已經小的單人床變得更小...我都幾乎掉到床下來了。但熱呼呼的淋浴簡直物超所值!回想起來我們其實也有點犯險,還好沒被人發現...

為了不從床上掉下來,我一整個晚上都不敢亂動,醒來時累得就像沒有睡一般。第四天我們把整個東京從頭至尾再逛一遍。到了晚上我們又要乘搭夜間火車,只是這次就要回岡山了。

到了JR站卻赫然發現都沒有座位了!!怎麼辦???我們三個第二天還要上課的!!JR職員告訴我們,雖然沒有座位,我們仍然可以乘搭那班火車,只是沒有座位可能要站8小時。他們又跟我們說,如果有其他乘客在中途下車,我們便不用站了。那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吧,誰叫我們沒有預先留座位呢?

上到火車站了一會便到了第一個中途站。只見越來越多乘客上車,完全沒有人要下車的樣子。再這樣下去,恐怕我們真的要站個8小時!看到其他一些日本的年青人好像也沒有座位,只是蓆地而坐。好吧,我們也有樣學樣,趁著還不算太多人快快找個空位坐下。最後,我們坐在車箱與車箱之間狹窄的通道,完完全全地體驗著那種背包族旅行!
~~~~to be continued~~~~

30 Sep 2009

when it comes to yellow/red/black rain

a leaking umbrella is one of the bestest frds u can ever ask for, n i'm glad i hv one....

another great frd during this kinda rain storm is my converse, it serves as a great goldfish bowl!

27 Sep 2009

my mo liu diary @ okayama 第七彈~~

10 - 今年暑假搞乜鬼

我很喜歡日本傳統的祭典,是有點像撈金魚般的一種情意結。到日本之前已經收集過些資料,知道岡山最大的祭典是八月初的桃太郎祭,會在桃太郎大街上大跳傳統舞蹈,像嘉年華會般熱鬧。誰知正當我在準備我的祭典日程,卻突然被通知我需要到另一個小鎮代課--久米南町,連名字都未有聽說過!唉,還要逗留整整一個星期!工作嘛,只好希望那個地方會有些什麼有趣的東西吧...沒有帶著什麼期望,才個多小時便到達久米南町。她一如岡山眾多的住宅區般樸實無華,帶一點鄉村氣息。

到達課室後我便開始準備。補習學校特別為正在放暑假的學生在八月份搞一些比較有趣的暑期課程。噢,最先的是綠組,五六個幼兒園孩子和他們的父母一起做些英語對答練習,玩幾個遊戲,最後做些填色習作便完事,蠻輕鬆的嘛!說到有家長參與的課堂,於我還是頭一次,不過應該沒有問題吧,畢竟我已經教了幾個月了。

學生和家長們陸續到來,都是年輕又漂亮的媽媽加一個蹦蹦跳的孩子。年輕媽媽們好像對英語也頗感興趣,努力跟孩子一起嘗試朗讀生字卡,除了洋太君的媽媽。洋太君自己坐在一邊,把點名冊用的圖章在手冊上亂蓋一通,他的媽媽則徑自在課室的另一邊大聲講電話。也沒辦法了,固且開始上課,唱個ABC歌來熱身吧!

本來也沒什麼的,但不知道為什麼,洋太君突然一拳揮向身旁的桃子同學!繼而桃子大哭,然後在桃子媽媽安慰女兒的剎那,我還在呆站著還沒有反應過來時,洋太媽媽又已經一記耳光飛了過去洋太君處!

「哇!」的一聲,洋太君亦大哭起來,登時課室陷入一片混亂... 你告訴我該怎麼辦吧!見識到洋太媽媽的強勁耳光,我實在也不太知道我該怎麼做,是該要洋太君向桃子賠不是嗎?還是該向洋太媽媽說打人的不是呢?因為不知道可以做些什麼,所以我只好把紙巾給兩個孩子,然後加把勁開始新的遊戲...

還好之後的課堂再沒有出現洋太媽媽般的暴力媽媽,好讓我順利地完成剩下的課程。


在久米南町的某個早上,我收到一份關於鎮裡花火大會的傳單。太好了!恰恰是我還在久米南町上課的時候!

當天下課後我便直奔向便利店,要了些昆布飯糰及烏龍茶後便跑到花火大會的會場。放眼一看會場內已經坐滿了人:有一家大小的,也有一雙一對的情侶,吃著便當又或是喝著啤酒,有的更應節地穿起浴衣。在天還未黑時,我邊吃著飯糰,邊逛著臨時搭建的幾條小巷。有風味日式小吃譬如日本煎餅啦,章魚燒啦,奶油刨冰啦,鹽燒元貝等等,好像也有賣一些玩具呀什麼的,有點像我們的年宵市場。

不一會,開始聽到人群的喧鬧聲,原來太鼓表演要開始了。先爬上太鼓台的是個孩子,有點笨手笨腳,好像連怎樣拿穩鼓棒都還未知道就表演了。那孩子軟弱無力地打了兩三記後,另一個略略比他大的女孩爬了上來,指指點點了一會,原先的孩子突然大力擊鼓,變得異常專業!小女孩也不示弱,爬到另一座太鼓台跟他來個二重奏。兩個孩子和他們的師兄師姐落力演出,害得我立即想要玩街頭的太鼓遊戲(可惜當時還沒有NDS)!

太鼓表演之後是日本傳統舞蹈表演。一個個穿著傳統舞蹈服裝的表演者魚貫進場。清一色是女的表演者,有老太太,貌似家庭主婦的中年女性,也有些十多歲的少女和只得幾歲的小孩子。當音樂響起來時,她們圍成一個圓圈開始邊唱著歌邊跳著舞的表演。那次是我初次在現場看到這樣的表演,感到非常新奇有趣。不一會,原本坐在場邊的人群開始加入一起跳舞,我也乘著興加入。但我不擅長跳舞,總是同手同腳,或是踩到腳(還好只是自己的)。雖然實在跳得有夠笨拙,但我仍樂其中!

入黑後便輪到重頭戲的花火大會。坦白說,花火的規模並不如我所期望的大,相比起之前的表演亦較為遜色。儘管如此氣氛仍然非常好,直到花火都燒完了人群仍不願意離開,要拉著表演者拍照。


~~~~to be continued~~~~

23 Sep 2009

my mo liu diary @ okayama 第六彈~~

9 -食食食食食

我可以肯定地說,阿魚跟我都不是嬌生慣飬的人,甚至算得上頗為獨立,所以搬到岡山後的生活也非常習慣。唯一要挑剔的就是我們在烹飪的領域都沒什天份,因此大部分時間我們都在重複做著簡單如炒菜或烤魚的飯菜,不過反正也不算太難吃就是了。

*住家篇*
話說回來,我們好像也曾嘗試做一些稍為特別的,例如秋天的火鍋(就是一品鍋),關東煮(超市的新鮮食材再加上100円店買的調味粉),鰻魚飯(其實也只是把已經煮熟的鰻魚在電飯煲重新加熱),又或是從超市買意大利麵和調味包來弄。兩人份還比較容易控制,一人份實在有點難煮,也沒什麼意思。所以有時阿魚去了出差,我便找藉口出外吃個便宜的88円漢堡包晚飯算了!

*外食篇*
聽起來好像有點寒酸,但我們最初真的很少到外邊吃飯。偶爾去吃個飯,我們的預算也定在一千円左右的速食店。如果要數我最喜歡,又最常幫襯的速食店,囊括頭五名的是松屋,mister donut,CoCo咖哩店,Italian Tomato和麥當勞。但不消多久,我們跟著其他同事去日式樓上鋪私房菜啦,又吃什麼百貨店的意大利菜,然後又有人提議要吃中華料理(其實一點也不中式又相當昂貴,但也蠻好吃),什麼一千円預算早就蕩然無存了。

*進修篇*
某天阿魚又再跑到岡山站另一端的International Centre打發時間。阿魚跟我常常騎著腳踏車穿過JR車站下的隧道到那兒,找一些旅行的單張或上網回覆電郵(30分鐘免費!!)。這次給阿魚發現的是中心新開的夏日烹飪班,只需二千円!喜歡吃的我們立即登記,還跟負責人確認是否夠學生開班!

還未到上課的時間我們已在中心裏閒著(還真有點等吃的感覺)。這次的內容有茄子漬物,豆腐味噌湯,南瓜豬肉作主菜,一大碗白飯,黑漆漆的日式果凍及綠茶雪糕。和我們同組的有來自上海並已在日本定居數年的女士,來自北京半工讀的女學生,及教導我們組的烹飪老師-- 吉美老師。看著別人熟練地切南瓜,我和阿魚只有洗碗洗碟的份兒。我們也樂得輕鬆,一邊配合著清洗碗筷,一邊跟老師閒聊,然後忽然間,所有東西都煮好了!


在我們幾個忙著吃幾口茄子又吃幾口南瓜時,中心的攝影師亦在教室內努力地左拍右拍,記錄了我們狼吞虎嚥的模樣。個多星期後,我們竟然變成了中心月刊的封面女郎!
~~~~to be continued~~~~

21 Sep 2009

random selection

inspired by the sch principle from 娛樂金魚眼 (he used darts to determine who in the class deserves what letter grade. google this cartoon if u dunno abt it yet, it's truly brillantly silly! luv it!!), i noticed the huge flaw in the many HR and company policies for promotion!

to summarise, ur boss is going to promote someone based on their performance. n their performance is usually based on the boss' subjective observation of "work", which may or may not include any actual work done to their fellow colleagues but more of befriends with the boss (i believe this behaviour is stimes refered to as "favourism"). well since we'r all humans, it's hard to critise ur boss for being bais - it's just human nature to promote his/her most favourite subordinate who excels in areas such as going to facial or shopping or lunch or the toilet together or kissing undesirable body parts such as the @ss, instead of producing actual work in many others' eyes!
so to make the world fair and happy, and riding on the basis that "all human are equal", i propose to all the bosses n HR mgrs to exercise their limited knowledge on statistics - think of the random selection concept! this gives everyone a fair chance regardless of ur subjective bias to think whether or not a person is talented or productive or whatever!

to help you make it truly random, i've thought of the below 2 tools in addition to the above option with darts...

p.s. actually based on some true stories, i start to realise that *maybe* HR n business managers are already using these methods! n that's y some ppl got promoted instead of others without much reasons to it! hah!

19 Sep 2009

eeeee

yau ng work la stupid hyperlink...seems like it can't hv more than 4 pix in one entry... ho la ho la, i'll observe this rule next time! too lazy to fix everything :P

my mo liu diary @ okayama 第五彈~~

7 - 炎炎夏日


梅雨天在七月稍稍停住。就在熱得頭暈目眩的日子,我和阿魚作出重要的投資決定 -- 是時候添置座駕了!炎炎夏日,有什麼比騎著腳踏車順著斜坡往下衝更爽?!但畢竟距離我上一次踏腳踏車已是至少10年前的事,騎上精心挑選的二手腳踏車(才三千円!)的我少不免東歪西倒了一會。不算有運動細胞的我竟然也很快上手,甚至可以訓練得可以一手拿著電話一手控制腳踏車,或是在下雨天時邊撐著雨傘邊踏(雖然我現在已做不到了)。

大嬸般的我挑選的二手腳踏車十分實用。腳踏車的前方掛了個大籃及一盞燈,方便我到超市買菜或是晚間行動。更爽的是,有了它我可多睡或吃一會; 平常需要步行十五分鐘才到的車站,現在不消五分鐘便到了!

在一個實在忍不住熱浪的夏日,我和阿魚步入旅行社一口氣擲下三萬多円,買下到沖繩的三天兩夜機票連飯店套票。

由大阪關西機場出發,大約個多小時便到達那霸機場。大概又是先入為主的錯。一直在雜誌看到的都是一個個穿著性感泳裝的女生在沖繩大街走來走去,於是我們在飯店換了泳衣,就想要直奔海灘。我和阿魚一跑到街上,明顯感到不對勁,周圍的人都不是只穿著泳裝(除了我們...),當然那也沒什麼大不了,只是有一千雙眼向我們投以奇怪的目光了吧...

第二天我和阿魚參加了一整天在船上泡的旅行團。我們整天就忙著在水中浮潛,拍些看不清在哪裡的照片,又忙著在船上擦防曬油。如斯努力地擦防曬油,我和阿魚最後竟然還是被灼傷了!




8 - 金魚二三事

從沖繩回來以後天氣繼續悶熱,就算把露台的兩扇門全開了還是滴風不入。最後把空調開了,人也還是呆呆的,更遑論在街上逛了。就這樣在家閒著的我,一邊忍受著灼傷的痛楚,一邊坐在坐墊翻著從街上拿到的免費雜誌,然後讓我發現了一則頗有趣的廣告:

其實我們之前已經知道Tivoli公園的了,但入場費太貴所以一直提不起勁要去。這下半價可來的合時!計算過上下課的時間後,我和阿魚早上十時便穿著浴衣(在岡山站的地下街買的!)朝倉敷Tivoli公園進發!一如所料,有很多穿著可愛浴衣的女孩子和男朋友們已準備入場。Tivoli主題公園試著模仿北歐的風景。她不算很大,但仍劃分成好幾個不同風格的區域:有湖區,森林區,和仿19世紀歐洲風的數條小街。穿插其中也有過山車啦,犘天輪啦,只是全部也需另外收費。

打發了一個早上,我和阿魚便趕回家準備上課。因為晚上還有撈金魚的活動,我們約好下課後再到倉敷。日本的夏天與浴衣和金魚,就像聖誕節與聖誕樹和聖誕火雞,有著理所當然的關係。可惜柑柑來時還沒有撈金魚的活動,因為柑柑和我一直都很嚮往在日本的緣日撈金魚。

題外話,事隔6年在剛過去的夏天,我終於成功撈了一條金魚,而柑柑更厲害,一次撈了兩條金魚!

~~~~to be continued~~~~


16 Sep 2009

just figured that

this pic also can't be clicked to enlarge, so lemme try to post it on a separate entry too hopefulling fixing the prob la!

14 Sep 2009

dunno y the hyperlink dun work...

for this pic in the last entry. so anyway, i thought since i wrote so much it deserves one separate entry on its own wahahah...

here comes the yakiniku! (siu yuk)

my mo liu diary @ okayama 第四彈 during t8!!!!!

6 – 誤人子弟

柑柑回港後,生活回復正常,繼續上課下課,繼續誤人子弟。

我和阿魚各自負責三間固定的補習學校,每間學校教上一個星期共五天的課。每個月的第四個星期,我們有時會被派到跟別的老師一起上課(算是training的一種吧!),又或是到別的校區頂替放了假的老師。每天平均上四課,每班大約十人,年紀最大的十三歲,最小的只有三歲。屈指一算,我於短短八個月教過的學生,也怕有上千個了。

*名牌篇*


有這麼多的學生,總不能每個名字都背熟。我們上課時都要掛著一個傻裡傻氣的名牌:上面寫著自己的名字還有一只看來呆呆的白兔,實在談不上漂亮。有關這名牌,我也有著非一般的悲痛回憶......

初到貴境的數日後,我們已經要到名古屋區的分校開始實習。某個晚上,上了一天課的我拖著疲憊的身軀,在JR熬上個多小時到宿舍附近的超市買些吃的。正當我自顧自的在收銀處前發呆,卻突然發現收銀阿姨用疑惑的眼神在盯著我的外套---我竟然掛著那傻瓜般的白兔名牌坐了個多小時JR,甚至在逛超級市場....天啊!!!! 我的形象!!!


雖然有過那次的教訓,但善忘的我,類似的事件,往後亦時有發生…

*上課篇*

學生們都是下課後又跑來上課的,所以即使求其如我也得盡量令課堂變得有趣。對於較小的學生,除了慣常要唱的ABC歌或是要讀的課本,我也盡量想一些可以讓他們跑來跑去務求耗盡他們過盛的精力,又可以練習英語的遊戲。

其中頗受好評的有「日式燒肉」遊戲: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