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Dec 2009

human touch

had an interesting chat with ms lin after watching avatar (a great movie! btw), about human portraying or adding a human touch to unknown-things or wutever it is that is a protagonist to a story, such as all aliens hv to look or act like human beings in one way or another, and "things" like a sponge, they need to give sponge bob his eyes ears nose mouth hand hand leg leg to make it (or him?) popular.

n ms lin's view on this is that it's hard for human being to relate to something that we can't look into the eyes, such as a blank sheet of blanket. to which i totally agree. n just to test test if others feel the same, below is a little experiment....

hypothesis: humans can related better when there's "human feature" or "human touch" to them

methodology: compare 2 versions of pictures, n u lemme know which one u can "relate" more to....

first a version a...
and now, added slightly a human touch in version b...
which one can u "relate" more to ne? (notice that i used the word "more"...so it's just on a relative scale, not absolute scale)
p.s. i can't, for both :P wahahha

29 Dec 2009

table manner

this idea never came across my mind until i went to cambodia just 2 wks ago, that actually flies, as in the 6-legged insect with wings, have better table manner, and are more polite than many spoiled-技安技蘭look-alike-kids! they waited until we r done b4 they flew to hv their meal.....how *adorable*! (their actions...not their physical appearance!)

22 Dec 2009

my mo liu diary @ okayama 第十六彈

19 - 補習天王

現在想來好像我們那家補習學校沒有些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攞命廣告,最厲害的賣點就只是有native speaker老師授課(譬如我...雖然我自己都知我啲英文唔係話好好...所以咪一早講咗我係誤人子弟囉!)和附送一大堆課本,生字卡和那個會發聲的生字機。又既然native speaker是那麼不可多得的重要資產,那我也姑且宣傳一下已過了期(因為幾乎所有人都離職了),但是於2003年還算是星級的各個補習天王同事們吧!



由左至右...

阿魚: 來自溫哥華
我認識阿魚時才中二,絕對算得上是老朋友了。以我所知,阿魚自小已經立志要成為老師。在日本一役之前,她曾經在廣州做過差不多一年的英文老師,而且在學校也是修讀英文。所以如果說我是去日本玩的話她便是為了將來的事業實習打好基礎了。

憑著其開朗的笑容和性格,阿魚和同學仔們相處得非常融洽。好些小朋友之後也有給她寄信和電郵(我教的孩子比較lo-tech,只有寄信的...), 她甚至一度考慮過要否為與孩子們建立了的關係而延長合約!

還有就是有能耐和我一起住了8個月而沒有想要打我(又或者是她在充分克制自己?)。也不是說我自己難相處(要給自己留些面子),只是和不是親人的人一起同屋共主長達8個月之久,的確是需要不斷地互相遷就和忍讓啦。所以在這方面我和阿魚都做得不錯!哈~還有還有,就是阿魚和我一般饞嘴。我們經常夜半三更嚷著肚餓(其實只是口痕),然後又要怕那些聚在街口便利店門外的小混混,但最後還是騎著腳踏車到便利店買關東煮一滿口腹之慾。

...根本所有chapters都是圍繞我,唔講lu, Next!

阿比: 來自溫哥華
阿比和阿魚相識於微時(I mean 真係得幾歲嗰啲),而我認識阿比時已經是高中了。她的成績好像長期是全級頭3名的高材生。不過她最厲害的是看動畫自學日文,然後酒瘋時淨會說日文(比清醒時要流利)!

有一次我到福山代課跑到她家留宿。夜晚無所事事便到影碟舖租了張國榮和鞏俐的「風月」,在阿比家附近的補習學校偷偷用它的VCR播來看(對,我剛才用詞不當,是影帶,不是影碟)。其實它又不算是驚慄片,但竟然是甚為詭異和恐怖的!看完後在黑黑的回家路上也不禁心裏發毛...

小冬: 來自溫哥華
小冬也是讀我那間大學的。雖然之前不認識,但是我有看過她寫的一個很有趣的舞台劇,是個有關男女感情如朱古力咖啡的故事。

小冬超會照顧人,我和阿魚也試過厚著面皮跑到她家留宿,然後纏著她又做飯又要煎牛扒什麼的,但真是很好吃嘛。後來我們也有邀請她到我們家過夜(其實兩個apartment只是15分鐘的車程),不過吃的好像只有即食的味噌湯和簡易烏冬什麼的。

呀,還有小冬很會打扮的。我們一大班女生去名古屋時她便負起替大伙化靚妝的重大責任。另外我還試過找小冬替我在家染頭髮,pro程度直迫理髮店!

花太郎: 來自溫哥華
花太郎是加日混血兒,其中四份三是日本血統。不過無論是他的造型,說話的語調啦語氣啦什麼的,都更像一個黑人rapper。花太朗的故事是帶點傳奇的。據他自己所言,12歲開始已經偽造身份證去Night club抽煙飲酒,一直過著糜爛的生活。然後到18歲便突然看破紅塵,戒煙戒酒戒夜浦,不過未有戒女色,還是應該說他太受女士歡迎了,就是想戒也難吧!我就曾經目睹他如何迷倒3歲至80歲的女性了。

話說有次我被派去花太朗的學校觀察和學習他怎樣教。依我非正式統計,每10個10歲以下的小女孩一進入課室,10個女孩第一件事便是撲向他先來個愛的抱抱(順帶一提,小男生看來也很喜歡纏他的)!10歲以上的小女生則比較含蓄,只是纏著他問些無關重要的事,譬如她新拍的貼紙相呀手機的飾物呀諸如此類。然後婆婆嫲嫲姨姨媽媽來接放學時又是聊天聊得樂而忘返。學生和家長們都已經這樣子了,不難想像其他女性朋友啦,他應該可獲最受歡迎獎了!

莊少: 來自加州
莊少是岡山區內其中一個老臣子,我們認識他時,他好像已經教了5年多了,而且直到我和阿魚們都回家幾年他還在任教呢!他是美日混血兒,所以說得一口流利的日語,應該說比花太朗還要好。

不過他最厲害的技倆,則是模仿6/70年代,英語配音的中國功夫片--其精髓在於話音跟口形完全不吻合,永遠是配音講完了,演員的口還在動!每次開會我們總是要他一再扮演,因為他實在是扮演得淋漓盡致,太好笑了!

阿奇: 來自...我也忘了...好像也是美國某處?還是澳洲?有心人請告之...
投身教書行列之前,高大又威猛的阿奇是一個消防員。大隻的表面,阿奇的內心對小朋友充滿著愛心,絕對是鐵漢柔情的人辦。不過因為他平時也甚寡言,所以我對他認識始終不深。

甘寶湯: 來自新西蘭
論年資,甘寶湯是繼莊少、經理阿呆和花太朗,做得最長時間了(超過4年)。印象中他是會一點日文的,不過相當爛,但他也娶了個日本人太太。雖然已經是孩子的爹,甘寶湯依然不改其風流一面。

話說某個深夜我和阿魚騎著腳踏車回家。我們遠遠便見到甘寶湯和一個男性友人在街上溜躂。然後當我們打算和他打招呼之前,他看到我們還要輕挑地吹口哨和用日文逗我們(好像叫我們去飲酒什麼的)。我們還以為他是認得我們才這樣,誰知我們走過去和他一說話,他才赫然知道是我們,完全嚇傻了眼!原來他根本沒有認出我們,以為我們是路過的日本妹所以加以調戲...

經理阿呆: 來自…忘了...好像是美國某處?(可想而知我跟老闆有多熟,而我又有多襟撈)
老實說,我已經忘記他的真名,只記得他活脫脫就是Simpsons入面的Ned Flanders(不單只外表,係連性格各樣都入型入格)! 所以姑且叫他阿呆吧!

記憶之中,他以前是電單車黨,然後不知受了什麼打擊/刺激,忽然從良跑去做老師,一做便10年了(有點GTO的感覺?但又沒有反町的型仔)。另外還有就是和甘寶湯一樣,他也討了個日本人太太啦!雖說他的日文也頗流暢(起碼懂的詞彙比我多),但Ned Flanders說日文,這個概念本身已經很怪異了。

可憐: 來自多倫多
不是我衰,硬要給她一個不太好的名字,鬼叫她的日本朋友(京子老師)替她的英文名字翻譯成這個漢字咩!可憐長得非常高,只穿平底鞋已經和其他男老師平頭了。她的性格也像個男孩子,很爽朗而且有時都很大癲大肺。另外就是她不會日文,也不懂中文,所以不知道她的漢字名稱並欣然接受。

素菜包: 來自多倫多
素菜包和可憐又是一對識於微時的玩伴。對比起可憐,她比較慢熱,但熟絡了一樣很好玩!她們比我和阿魚和阿比早來數個月吧,所以萬聖節後她們合同完了便回老家了。

雖然基於遺傳性懶惰和日久失修,我和大部份老師也失去聯絡了,但也得表揚一下facebook,因為至少透過它我也找回一部份人,然後單方面靠八卦地觀摩他們的照片來update各人的status...


21 Dec 2009

welcome to

ho chi minh city! home to lovely vietnamese food and crazy motorbikes!!!!

on the 3rd day of the trip, just when i thought i'm slowly adapting to these no-traffic-light and either u dare to cross the road with ur eyes closed or u stand n wait for ever n ever n ever n ever traffic, we got stuck in the middle of the road in the middle of the nite!!!! with bikes coming from alllllll directions!!!! >.<

n u thought u've been to china b4.....think again...

the yellow, by the way, r the motorbike lights...

6 Dec 2009

5 Dec 2009

my mo liu diary @ okayama 第十五彈

18 – 萬千星輝

有些制服情意結的我打從中學時代已經好想好想學劍道,然後一臉威風地穿著那套防具揮舞竹劍,好型㗎!題外話,想當年大學畢業時也有因為制服漂亮一度想申請做空姐,但殘酷的現實是不夠高也不夠arm reach,所以....也不要提了。說回劍道,來到日本當然想在此學習玄門正宗的劍道,但我找遍雜誌就是不見劍道學校的廣告,反而有一家教合氣道的道場在招生。合氣道主要是運用身體的招式,亦有使用劍、棍等武器的招式。而且重點是正式的道衣是上白下黑的(看來像是裙褲那樣)看來不遜劍道袍的型格!我歡天喜地打電話給那家道場,不知是否我的日文太爛嚇壞了他們,一聽我不是本地人,還要是初學者便將我拒諸門外了!!太過份了...就算我聽不明也曉得跟著你們做動作吧!嬲得我呀!算,唔學咪唔學囉,學過第二樣!

其實自稱音樂愛好者的我,自小學一年級便一直有學好幾種樂器,但基於遺傳性的懶惰,上了大學後就完全沒有學了更遑論練習!但不知為何,來到日本後可能是有點閑,竟然令我又想學多樣樂器!對,我就是不能安份守己持之以恆地把一樣東西做得好好的...

話說阿魚和我都是中學時代的樂隊成員,所以我想學樂器的提議輕易得到支持並通過。撇除已經會的樂器,我最想學的有大提琴,豎琴,及打鼓。一次偶然間看到Yamaha的music school有免費試學,免費喎!正中下懷!!哎呀,是有學大提琴的但要去到倉敷市,而且時間也不合。倒是學唱歌的課時間比較合。中學時代的阿魚已經是choir的中堅份子,好像大學時也有join,所以她是很想正式上個唱歌課。至於我,其實我也曾經join過choir,但那是X年前小五的事了。學唱歌也許是個不錯而且更實際的主意呢--學完起碼可以在KTV炫耀一下那高音甜中音準低音勁的歌技和震到樹葉都落嘅震音;你總不能每天都帶著個大提琴然後在友躋飯聚間表演吧?

唱歌課的指導是三村老師。她一身hip hop打扮,連教唱歌的方法也很妙,要我們一邊扮蟹走呀跳呀一邊唱。阿魚看來很是中意,所以免費試學後我們也sign up了一整個月的課程。但可能是我天資有限吧,上完課我也沒甚進步。不過既然我已經付了錢出咗雞,當然要拿回多些豉油才回本吧!我們接著便報了幾個免費course,包括小提琴(阿魚很有興趣學,而我就當練琴吧,反正也有上10年沒有拉過了!)和打鼓。小提琴那課,老師一開始便發現我是魚目混珠,擺明以前學過但生疏得要重新學一般。至於drum set那堂,嘿嘿,簡直是由我一人擔綱表演如何實現手腳不協調達至極點!老師發現無論怎樣循循善誘甚至要打要殺我也無濟於事就決定放棄我了。都好嘅,須知勉強無幸福嘛!如是者,她們在免費堂下課後也不特別與我們糾纏sign up額外的課程了。

除了上上音樂課,我們亦不錯過其他浸淫於美妙音樂世界的機會。離家約10分鐘腳踏車的車程我們來到後現代feel的圓柱型建築物,乃音樂演奏廳是也。襯著我們還可以以學生優惠買票,看到兩個不太貴的而又其實並未看清究竟表演什麼的音樂會便買了票!如是者到了第一個音樂會。我和阿魚還隆而重之地穿得體面一點,怕會被人拒絕入境。演奏廳的acoustic做得很好。管弦樂團進場,然後就是三小時的睡眠時間...對不起!我不是有心的!只是太好聽,而且又絲毫沒有走音,所以我睡得頗酣...我似乎體會到為何媽媽總是在我中學concert的時候睡覺了...

然後就是第二個音樂會之前一夜。正在想要穿什麼的時候,一看票才發現,咦?原來不是在岡山市的concert hall,而是在倉敷的演奏廳。都沒所謂啦,早點過去逛街也行。到達會場,何解整個hall只得岡山那個的二十份之一,而舞台上已經有一座三角琴霸佔了大半個台,那他們打算要管弦樂團的團員站在觀眾席演奏嗎?再看看周圍的聽眾,怎麼全是婆婆呢?不是說婆婆們有什麼不好,只是很少會這樣子一面倒的profile...上次的concert也有婆婆公公,但也有很多年輕人呀,或是中年的couple呀等。再看椅背上的章程才發現原來我們要看鋼琴伴奏的歌劇演出!

真是便宜莫貪...都怪我們見到才500円就可以滿有文化氣息地消磨一個下午太吸引了所以沒有看清細字便買了票(其實字也不細,是我們眼大吧!)... 算吧,反正我們都未看過正式的歌劇,雖然也從未聽聞日本的歌劇是出名的,但也是應該見識一下的。抱著見識的心我們乖乖地連電話也關掉。噢,dim燈,要開始了!

先來西裝骨骨的鋼琴伴奏,是個帥哥。接著,有請我哋嘅表演嘉賓,金光燦爛徐小鳳!!!無錯,係日本版嘅...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