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Nov 2009

my mo liu diary @ okayama 第十四彈

17 - 下鄉勞改

雖說岡山市像鄉下地方一般沒有什麼超好玩的,但要體驗真正的鄉下生活還差很遠很遠。起碼這兒連農田也未有看到啦!多得International Centre,我和阿魚發現了岡山的另一名物,名為國際交流Vila的別墅群--位於岡山縣版圖內好幾個不同地點,不同感覺的六個別墅(可惜到了2009年時只剩下兩個了),有的像沖繩的臨海別墅,也有的像古式日本農家村莊。我和阿魚選擇了去八塔寺,準備過一個農家feel的週末!

位於深山的八塔寺,於1200多年前是修行佛學之士的清靜之地。至現時八塔寺依舊清靜,是個與現代社會有點脫節的舊式農村。單是去八塔寺的路已經夠迂迴曲折了: 晨早先坐差不多45分鐘的JR到吉永站,然後駁一天只得數班在早上駛往八塔寺的巴士到她的入口處--所以如果你miss咗尾班巴士(好似係上午11點…)咁你就真係唔好彩啦,明天請早! 我和阿魚出發當日天色頗差,大半個小時的車程中途更下起雨來。巴士上只得我們和另一個婆婆,那時只想著都已經付了款,難不成就這樣走掉?罷了罷了,當到此一遊來睡過一覺算啦,明天快快走人吧!殊不知轉了幾十個彎來到真正的深山野嶺時,天氣竟然好起來,幾乎萬里無雲!

到入口處巴士放下我們便走了。接下來的24小時我們將與文明社會隔絕,完全融入跟飛機火箭電腦超市地下街等高科技無緣的古代世界。

說是入口處因為我們尚要行好一段路才見到一兩家農村小屋和大塊大塊金黃色熟透的稻田。和我們同車的婆婆走得好快,轉眼便回到她在山腰的家了。再走個20分鐘,農田接著農田,終於讓我們見到另外一個當地人了!當地人都很好客,我們用半鹹淡的日語和他們聊天,他們也樂見外來客,然後又熱情地帶我們到住宿的那間八塔寺Vila。變身做Vila的那間房子其實跟別的村屋幾乎一樣,都有一個大大的稻草屋頂,用木搭的一層高和式房子,有個小小的前園和後園,緊接著又是一塊塊的稻田。

到達Vila時才12時,一般酒店就要3時才可以check-in,但駐店的山田阿姨已經在前台等著我們了。碰巧那天竟然沒有其他訪客,只得我和阿魚,山田阿姨叫我們盡管睡哪間房都可以了!

放下僅有的行李,我和阿魚騎著vila後園找到的免費腳踏車先去吃個午飯。剛剛由巴士下車後一直走來,除掉那些大塊田外還看到一個像高速公路會有的休憩商場(算是這個鎮的「市中心」了) 。到了那商場我才發現還有別的外來客呢! 他們有些是年輕家庭自駕遊,也有些跟團的婆婆公公,但全是日本人。商場裏面有一兩家賣小手信的地方和吃個烏冬麵之類的食店,還有一個「小教室」,專教遊客做蕎麥麵的。一人1000円學做一整個麵餅,學完還可以打包回家吃的,讚啦!下個session是在4時,那好,我們先報名然後到對面那家葡萄店消磨一下時間吧!

店裏有好幾種不同大小,顏色,品種的葡萄任顧客試吃。葡萄都很甜又多汁,不過可惜我不是天生皇帝脷,那幾十種葡萄於我只是樣貌不同,味道來說真的分不出有什麼分別。很多遊客試食後都大包小包的買,但我們只是寒酸地拿著葡萄拍照留念。我們後來才發現,葡萄店旁邊的葡萄園正做著邊摘邊吃的推廣,但那時已經吃得太飽了。

飲飽食醉,還未夠鐘打麵,於是我們繼續踏著腳踏車在萬里無人更加無車的山頭飛馳。話說那兒有一條又長又寬且頗斜的馬路。正如我所說,不用說車了,連人也小見。於是乎我們異常無聊地在那條馬路來來回回了三四次,享受著向下衝的速度感!對,我踩不上去,所以是用推的...至於阿魚,我忘了,可能一開始都有嘗試踏上去的但她好像最後都屈服了,哈哈...回心一想,真的久違了做著這種無無謂謂但又讓自己高興的事了。不過也著實無聊...
享受著那衝下山的無聊玩意時,我赫然看到不遠處有幾個看來不是當地人的日本人在耕田!莫非是另一個類似葡萄園的推廣?於是八卦的我和阿魚立刻走去那個農田看。噢,原來是個蕃薯田。走近些一看,見到有些農夫在掘地要扒出熟透的蕃薯,但好像沒看到有推廣看板,所以也摸不清那些其他的日本人是什麼來頭。不試白不試,肯試就至少有五成機會,於是我便跑去問其中一個農夫伯伯,看看我們可否一起幫忙扒蕃薯。本來我的日語已是有限公司,還要講些什麼掘地呀,扒蕃薯呀,我只好化身張達明,運用肢體語言扮耕田,農夫伯伯才笑著表示歡迎。

我和阿魚一人一個鋤頭,一個大膠桶,用來放掘出來的蕃薯。經過伯伯們的悉心指導,鋤頭雖然笨重,但想到可以幫這些年邁的嬸嬸伯伯掘蕃薯,我們在接著的半個小時扒地扒得可起勁,一個接一個的,只半個小時便把整個膠桶放滿了蕃薯!

就在此時,伯伯走了過來問我們:咦,你們吃得下那麼多蕃薯嗎?

然後我們大惑不解地望著他們: 咦?我們不吃呀,不是幫你們扒的嗎?

伯伯(也一臉大惑不解地): 不是啊!然後他指指不遠處的看版 -- 掘蕃薯體驗: 每磅400円

吓!!!!!???唔係呱?! 今次真係眼大睇過龍... 一磅之下,發現我們辛辛苦苦總共掘了50多磅,合計2萬多円!!!!!!!!

其實我和阿魚一人付1萬円也不會怎麼樣,但是我們要那麼多蕃薯要幹麼呀?吃也吃不完,難道要做零售不成?!哎呀真煩惱...解釋完一大輪,伯伯們也明白我們誤會了。然後他們就說,那你夠錢買多少呢?我說我們只有2千円(其實當時是有多過2萬円的...)。伯伯們內部討論完,最後決定不收錢送我們半磅的蕃薯!嗚嗚你們太好人了,騙了你們的我真有點...
撇下慷慨大方的農夫伯伯,我們把蕃薯放入背包便要準備上做蕎麥麵的課堂了。原來已經有另一個也是來學習的日本女生在等了!洗好手後,師傅分給我們每人一個粉團。先來師傅高超技術的現場示範。只見師傅把他的粉團左搓搓右搓搓,不一會粉團便變成結結實實的麵團。再把麵團拉幾拉打兩打,然後切切切,一紮紮蕎麥麵便做好了。輪到自己做時,不知為何總是做得麵條大小不一很醜的樣子。算了,打麵打到一身汗臭,趁現在天還未黑好快些回vila啦!不知是否因為八塔寺實在太深入樹林,才5時已黃昏,而且基本上沒什麼民居整個山頭也沒有街燈,vila附近10里可能也只得三家人亮起了燈。

Vila 的山田阿姨見我們拿著兩盒麵和大半袋蕃薯,就知是我們當天的晚飯了。幫我們透了爐後便下班,趕回自己家做飯了。
吃飽晚飯才7時,我們拿著電筒正想到外面看看,一推門,嘩,天已經全黑了!因為附近都幾乎沒有燈,從vila的前園就已經可以看見星星了。其實在溫哥華也看得到,但也沒有八塔寺那麼清楚。電筒把向上一揮,光柱也是清清楚楚的,就怕人家以為是求救訊號。不過也著實太黑了,我們最後也沒有在屋外逗留。

先回屋內探索一下吧!在壁櫥裡先找到一大堆毛毯,太好了,我怕榻榻米硬,那只要一人用三人份的床墊那應該可以吧!那我們睡哪間房好呢?因為同時有六間房available,一時不知如何是好(選擇阻礙乎?),最後我們決定睡在火爐旁的客廳!一來近著廚房和洗手間,而且客廳又有熱呼呼的暖桌,可以藏身其中取暖。需知山區的晚上真的頗冷,後來睡到中夜還要加被哩!
Set好床,還只是8時!其實vila是有電視的。但如我沒有記錯,好像只有一個新聞台,和另一個探訪當地農場研究農業未來的3小時特備節目的資訊台。那如果你的理想是為農業界大展拳腳什麼的,可能也會覺得有用吧。我們最後也屈服了,把自己和當地農民同化,未到9時便睡覺去,然後第二天鬧鐘也不用調,6時便自動起床了!(我倒是忘了有沒有聽到雞啼...)
~~~~to be continued~~~~

2 comments:

Parlor said...

How do you remember all the stuff that have happened? or you have a script jot somewhere?

Karumen said...

i took pix during these "bigger happenings", so i sort of rmb more or less the "summary" of the event, but of cuz, i made up stuff when i dun rmb exactly wakakaka